头条资讯网»国际»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2017-02-23 14:39:57

4

环球网新媒体

投诉/报错

日本政府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编者按】16天后的3月11日,是“东日本大地震”6周年纪念日。这场灾难带来的伤痛至今无法抹去,它不仅让千千万万的日本人经历了生离死别、背井离乡,而且也埋下了深远的祸根——...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日本政府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

【编者按】

16天后的3月11日,是“东日本大地震”6周年纪念日。这场灾难带来的伤痛至今无法抹去,它不仅让千千万万的日本人经历了生离死别、背井离乡,而且也埋下了深远的祸根——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故。6年过去,如今的日本政府极力宣传“福岛很安全”。他们称:截至去年10月,核电站半径80公里范围内的辐射量减少了71%;福岛县福岛市的大气辐射量和伦敦差不多,没有问题。然而,随着日本媒体不断爆出相反猛料,比如机器人在反应堆安全壳内接连“牺牲”,以及一些驻日使馆发布警告,人们不得不问:日本政府的话可信吗?日本可是有劣迹的。东电公司曾隐瞒真相,日本究竟向海洋排放了多少核污水至今都无人得知。带着诸多疑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日前深入福岛县采访,寻找真相。

1. 皮肤发痒,嗓子发干,肺部感觉异常

从东京站出发,《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乘坐特急列车一路向东北,目的地是福岛县磐城市,这里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约50公里。两个半小时后,车窗外陆续出现“废除原子炉”“核电站撤出福岛”“要求核辐射损害赔偿”等大字牌,提醒着记者已进入福岛境内。

列车到站后,记者立即去磐城市政府。不出所料,磐城市综合政策部原子力对策科技术主任吉田裕对记者说的,是日本官方标准说辞:福岛非常安全。然而在仔细阅读从磐城市政府获取的资料后,记者发现了异样之处。里面有一段内容是这样写的:发生东日本大地震以及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时,本市不在国家规定的“原子能防灾对策重点地区范围”内,国家、县以及东京电力公司未提供迅速充分的信息,本市不得不从有限的信息中做出各种判断和应对。

这是磐城市的怨言吧?距离核电站如此近,当时却只能获取“有限”信息,日本政府口口声声说的“安全”从何而来?

从磐城市政府出来,《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前往福岛第一和第二核电站所在的双叶郡。从地图上看,这里至今仍有大片区域是红色。红色代表“有家难回区”,俗称“无人区”。

日本出租车司机米米泽看记者独自从北京到福岛采访不容易,答应带记者去尽可能近的现场。汽车沿国道6号公路向北行驶,刚开始还能看到三三两两的房子,之后全是荒地。除了呼啸而过的挖掘机和工程车辆,罕有人迹。手机营业厅、海鲜料理店等指路牌爬满铁锈,保龄球馆的招牌东倒西歪,游戏厅的机器就是堆在一起的废铁……

一路上,《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看到大量黑色塑料袋,有的被收集在院子里,有的则被随意堆在路边。记者十分好奇,便下车想要走近看看,但被附近的一个工作人员制止了,因为“黑塑料袋里放的都是放射性核废料”。就这样堆着不危险吗?这名工作人员回答说:“政府也不清楚该怎么处理这些核废料,只好先收集起来。然而,积攒到现在又出现新问题——怎么移动?万一移动不当发生泄漏,会引发更多问题吧,所以对于具体怎么办,还在讨论中。”事实上,日本方面对核废料束手无策,是因为没有足够大、足够封闭的存放地方。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露天放置的装有核污染物的黑塑料袋。邢晓婧 摄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问这名工作人员:“在有放射性物质的环境中工作不担心吗?”他说,安倍政府拼命宣称福岛安全是为了给2020年东京奥运会营造好的氛围,对此他很清楚,也明白这样日复一日的工作后患无穷。可为了养家糊口,他不得不继续这份“危险的工作”。

汽车行驶经过福岛第二核电站,进入核辐射重灾区大熊町后,逐渐接近福岛第一核电站,公路上的核辐射浓度指示牌数字一路飙升。在距离核电站1公里处,出现拉起铁栅栏的入口,并有专人看守,核电站里矗立的烟囱已经清晰可见。记者刚下车,口鼻就感觉到说不出的难受,嗓子发干,肺部仿佛也有异样,暴露在空气里的皮肤阵阵发痒。向守卫表明身份后,他十分警觉,不允许记者进入,不允许从外部拍照,他本人也“不能接受采访”。

2.“几年后真有什么事,政府会怪我们活得太久”

从核电站返回磐城市途中,汽车经过大熊町原政府办公楼。现在这里大门紧锁,杂草丛生,唯有画在建筑外墙上的两只熊还在卖力宣传家乡特产——大熊拿着稻穗,小熊手捧西柚。核事故发生后,町政府搬到磐城市,当地居民也一起住进了搭建在磐城的临时住宅内。

位于磐城的福岛县水产会馆附近有一处临时住宅区,平房,木质结构,两户一栋,条件十分简陋。出租车司机米米泽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这种木制房屋已经算好的了,很多临时住宅是组装式简易房屋,更加艰苦。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受灾居民住的临时房屋。

住在这里的居民五十岚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说,发生大地震4个月后,他们一家四口搬进这间7.4平方米的房屋里。“房子再小住6年也习惯了,最大的问题是水”,五十岚告诉记者,这么多年,她全家的生活用水都是桶装矿泉水,“喝的,做饭的,都用矿泉水。担心学校的水不干净,每天给孩子带水”。洗澡怎么办?五十岚无奈地说,光按现在的用法已经要花很多钱了,再用来洗澡肯定无法承受。至于食品,五十岚说:“政府说市面上销售的食品都经过了检测。既然住在这里,只能相信政府。”

与《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聊起现在的生活时,今年70岁的老人松川眼中噙着泪水,用略带福岛口音的日语喃喃说道:“安倍政府答应我们,尽快妥善解决问题,让我们早点回家。可是你看总出问题,机器人进去都坏了。我虽然老了,但我不傻,我每天都看新闻。”对于现在的生活,松川很不满意。她被安排住的地方属于工业用地,附近没有购物的地方。公交车一小时一班,而且不能直达。《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问松川,是否会避开食用当地产的东西。她说:“每星期我能搭别人的车买点吃的就不错了,没有余力挑产地。”

年近七旬的堀本老人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说,政府一味强调核辐射浓度对人体没有影响,“可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不会立刻发作。几年后真有什么事,政府会怪我们活得太久。县里给18岁以下的青少年检查甲状腺癌情况,但我们这些老家伙没人管!”

3. 农民“被抛弃”,渔民“精神受折磨”

曾经的福岛县靠海吃海,享有“鱼米之乡”美誉。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双叶郡,是日本有名的鲑鱼产地。核事故后,该地区的水产业遭到沉重打击。

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了解,福岛渔民大约有千人,根据受灾前的渔船和捕鱼量情况,每人从东电公司获得不同金额的赔偿,生计没有多大问题。不过在当地一些渔民看来,痛苦的是“精神上的折磨”。捕鱼不仅是为了养家糊口,他们喜欢出海,如今却只能编渔网、捕捞试验用鱼,享受不到真正的乐趣。要想回到当初的捕鱼生活,至少要等10年,而那时他们已六七十岁。

“福岛县的捕鱼规模远不及地震灾害前。”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指导部工作人员泽田忠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事故发生后,福岛县的海产鱼贝类被检测出含有放射性物质,日本政府曾限制44种海产品发货上市。不过,情况在好转,自今年1月起,被限制的海产品降至12种,“今后有望全面解禁”。解禁速度是不是太快了?泽田从两方面向记者解释这一问题:海洋生物通过自身新陈代谢在不断排放身体中的放射性物质;污水虽然流进太平洋,但通过海洋自净能力,生态环境可恢复。

泽田的说法靠谱吗?广东海洋大学教授张建刚认为站不住脚。他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分析说,在海洋生物新陈代谢问题上,泽田忽略了一个重要前提——受到核辐射量是多少?以福岛的核辐射浓度,鱼类不可能排出所有有害物质。海洋确实有自净能力,但如果每天都排污水,海洋的自净能力远远跟不上。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通过现场采访发现,当地真正受生计问题困扰的是农民。福岛县耕地面积在日本排名第六,农业是其支柱产业。东电公司给农民的赔偿过几年就会到期,想想福岛农产品的销路,以及受污染很难种出果实的土地,农民以后该如何维持生计?日本《东洋经济》曾刊文称,福岛农民“被抛弃了”。

4. 甲状腺癌高发?可以这样解释

对于福岛核电站事故,日本官方遮遮掩掩的态度早已引发国内外的质疑。福岛县20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在针对事故发生时18岁以下的约38万人甲状腺检查中,被确诊(或似患有)甲状腺癌的有185人。日本学者此前研究发现,福岛儿童罹患甲状腺癌的几率比日本其他地区高出20至50倍。

在福岛县县民健康调查科工作的金成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解释称,有研究表明,患甲状腺癌和受到核辐射没有关联,但也不排除有人数年后才被查出患病的可能性。“之所以呈‘高发’的现象,主要是因为事故发生后,很多以前从未做过相关检查的人担心受核辐射影响,蜂拥做检查,造成‘高发’这种印象。”金成的这种说法,和其他属于日本官方的医学工作者的说法差不多。当然,类似说辞无法让人信服,日本“3·11甲状腺癌患者家属会”共同代表河合弘之曾公开抨击称,不承认其中的关联,这不等于否认有核事故灾害这回事吗?

日本民众对政府失望不止于此。它曾承诺,以最快速度废除原子炉。可6年来,说好的废炉迟迟不见动作,只是靠持续注水冷却原子炉,使其维持现状。福岛县危机管理部原子力安全对策科工作人员大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废炉作业需要花30至40年时间。不过,有了解情况的日方人士对《环球时报》说,“自民党迟迟不肯彻底废炉,其实是想通过电力发展为自身积累资本。实际上对福岛而言,没有核电,能源完全够用”。

与做实事相比,日方可能将更多精力放在舆论控制上。2月12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发布关于福岛核辐射的领事提醒,记者随即就此事进行报道。消息刚发出,记者就遭到日方指摘,声称中方发布的是“关于福岛核辐射的提醒”,但记者在标题中写的是“提醒注意福岛核辐射”,“两者的意思不同”。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近日曾试图采访双叶地区反对核发电同盟负责人石丸小四郎。石丸今年74岁,自1968年开始参与反对东京电力公司在福岛建设核电站的活动,他此前接受过不少媒体的采访。但这次记者联系时,对方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采访。上述了解情况的日方人士对记者表示,日本政府根本不可能废除核电站,因此看不惯总有民间组织跳出来搞反对活动。

核技术 日本 安倍晋三 东京电力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环球网新媒体

环球资讯 全球动态 让你的头条更精彩

“行为失当”被判20个月,港人唏嘘目送曾荫权收监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台湾这两天发生的一件事,可能又破了个纪录…… 一只旅美滚滚要回中国了,突然有点心疼这群美国人…… 相关头条号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环球网 美共和党大佬秘密到访叙利亚 意在直接评估叙伊局势 地球的姊妹篇:NASA发现7颗地球大小的行星,3颗或有生命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中国网观点中国 菲律宾“求帮忙”打海盗 中国应“当仁不让” 美新任国安顾问曾参加海湾战争,被誉为“学者型斗士” 安倍说“福岛很安全”,环环走到了福岛核电站一公里处…… 中美聚焦 美联社:李克强总理:中美若打贸易战对谁都没好处 顾屏山点评“美国对华政策专家组报告” © 2017 今日头条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ICP备12025439号-3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202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41833 公司名称: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