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故事»

初中女孩出门务工,落入人贩子之手。引火自焚告别人世

2016-10-15 10:16:18

15

枯木半截

投诉/报错

晚玲爱惜的抚摸着手里的书本,上面的两个字让她担心,那飘着油墨香的书上,用铅字印着初三两个字。这两个字犹为醒目,因为初三一毕业,就意味着晚玲要结束她的学堂生涯了。高中很远,从镇上坐车还要六个多小时,那...

晚玲爱惜的抚摸着手里的书本,上面的两个字让她担心,那飘着油墨香的书上,用铅字印着初三两个字。这两个字犹为醒目,因为初三一毕业,就意味着晚玲要结束她的学堂生涯了。高中很远,从镇上坐车还要六个多小时,那高昂的学费,更是让这些大山的孩子望而却步。这些苦哈哈的农民,从哪去找这笔钱呢。晚玲的村子里那么多女孩,只有一个上了高中,每次一开学,晚玲都能看到高中生的父亲愁眉苦脸的在村里的每户人家穿行,有什么办法呢,他们钟爱的大山,除了给予他们一亩三分薄田,供给一家人吃喝,还能给他们什么呢?高中生也很懂事,年年回来成绩单上都写着第一名,每到这个时候高中生的父亲都笑得很舒心,连脸上被凛冽的山风刮出的道子,都被笑容挤了渗出血来。这初中女孩出门务工,落入人贩子之手。引火自焚告别人世样的笑容也很短暂,因为下一秒,还得为下半年的学费发愁。尽管如此,他还是最不喜欢听高中生说他们太辛苦了,她不想上学之类的话。他总是再想,不上大学咋能出大山呢。晚玲很羡慕高中生,也很喜欢她,她也像高中生一样喜欢着这些可爱的父母们,也心疼着他们。晚玲是没有父母的。

很快,初三毕业了。村里一个叫大凤的姑娘来和晚玲商量进城务工的事。大凤是个很活泼的姑娘,身材微胖,不像晚玲,16了还瘦瘦弱弱的,完全没有发育。大凤比晚玲年长两岁。看着却想一个大姑娘了。她说话很快,做事也很快,以前她们一起上山打柴,其他的姑娘才弄好一半,大凤却已经捆好。她总是帮晚玲的忙 ,村里面就属她们两要好。或许也有家庭相近的原因,晚玲是奶奶带大的,她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晚玲的爸爸是矿难去世的,她的母亲不知道被人骗去了什么地方。奶奶只有晚玲的父亲一个儿子,儿子死了以后,便只有一个孙女陪在身边,晚玲也是奶奶的宝贝,奶奶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她把自家的自留地分成几小块,种些不同的蔬菜,精心侍弄。奶奶菜园里的蔬菜,总是比别人的更嫩些,更绿些。蔬菜成熟后拿到镇上去卖 ,也比别人的更受欢迎。所以从小,村里面的小孩有的,晚玲也都有。她纵然没有父母,奶奶却从未让她受过半分委屈。可近些年,奶奶老了,身体也不大好了。奶奶还给她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晚玲的语文老师也经常说她的名字取得好听。大凤呢,因为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妈妈因为还在月子里便被动了节育手术,落下了病根,失去了劳动的能力,大凤的爸爸又是重男轻女的,能让她上到初中毕业已经是不错的了。

晚玲,燕子他们肯定都不出去了,他们的爸爸都想让他们读下去呢。说那怕砸锅卖铁也要让她们上大学。现在就剩我俩了。大凤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道。晚玲的奶奶也舍不得晚玲,可是又不忍心让孙女一辈子都待在山里。年轻人总是要出去走走,才能活泛起来。

晚玲和大凤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才走到镇上买了票,是第二天早上7点的,镇上只有早上有一班车。票是92买的,大凤嘟咙了一句真贵啊,那卖票人立马就横眉竖眼,小姑娘,你以为是走两三步呢,坐车都要六个多小时呢。贵就别买了,走着去呗。大凤还想和她理论两句,晚玲拉着她出来了。他们镇上没有售票点,都是私人贩卖的。用他们数学老师的话,就说一个个拽的和二百五似的。

第二天凌晨3点过,奶奶便爬起来给晚玲煮鸡蛋,晚玲听到声音爬起来,已经听到鸡蛋在沸水里翻滚的声音了。奶奶在炉火旁往里放柴。晚玲倚在门上,看着奶奶佝偻的背影,眼泪就下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晚玲总有一种再也看不到奶奶的 感觉。晚玲走过去,轻轻地靠在奶奶肩上,奶,你怎起恁早呢。柜子里面那眼药水你每晚睡觉都要记得滴啊,滴了眼睛要好受些。自己一个人也要好好做饭吃,每天都要煮碗汤,吃饭之前喝一碗,我们老师说这样对胃好。奶奶大半天不说话,晚玲一看,奶奶在抹眼泪哩。

5点过的时候,大凤来叫晚玲了,奶奶往晚玲的兜里塞满了鸡蛋,又往大凤兜里放。大凤说,奶奶,在家我妈也煮了。饿不着我和晚玲的。那能呢,在家样样好,出门事事难。那么远的路呢,别饿着。我煮了30个鸡蛋呢。都带上吧。晚玲本不想让奶奶送,那么远的山路呢,可拗不过奶奶。70多岁的老人,硬是一分钟也没耽搁,6点半,三人就到了镇上。

刚到哪儿,司机就在那喊,上车走了,赶紧了。奶奶过去说,还没到点呢,咋就要走了。早走早到嘛老人家。晚玲她们就上了车了。看着被车丢在后面的熟悉的风景,晚玲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

山路崎岖,车子一路颠簸。晚玲开始想念哪里的一切,最想念的是奶奶,还有那个笑起来特别温暖的语文老师,她总是把晚玲的作文拿在课堂上念,经常说晚玲的名字很好听。还说晚玲的奶奶肯定是个特别开明的老人。晚玲还想念她的小小的课桌,她还学鲁迅先生在课桌上写了一个小小的早字,她没舍得刻。还有高中生的父母,高中生要开学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凑够学费。大凤在一旁熟睡,想着想着,晚玲也睡着了。

下午两点,她们终于到了县城。人生地不熟,小小的县城在大凤和晚玲看来真大啊。可这里还不是她们的目的地,她们要去的是省城,老师说那初中女孩出门务工,落入人贩子之手。引火自焚告别人世是这个省最大的城市。一个省有多大,晚玲和大凤都不知道。她们现在还得去赶车,一个老人告诉她们,从这到省城还有三个多小时,还说这里从早到晚都有去省城的车,老人还带她们去车站买了票。

她们俩没舍得钱去吃东西,就着早上从家里带来的鸡蛋和装的山泉水两人一人吃了两个,被噎得直咳嗽。吃过以后大凤和晚玲又开始赶车了。又开始奔赴下一个未知的目的地,上了车,两个人都吐得厉害,倒霉的是她们又遇到了堵车,一直从四点堵到晚上7点,等到省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过了。陌生的环境让这两个女孩手足无措,夜色的笼罩又平添了一份恐惧。大晚上没有落脚之处,她们两才开始感到害怕,从来不曾预想出来会是这样的光景。车站乱哄哄的,叫着住宿的,坐车的,人潮如织,仿佛只有她俩无处可去,坐车又坐得晕头转向。这时候,一个站在喊住宿的大约40上下的一个妇女向她俩走来,用普通话问她们,小姑娘,和我去住宿吧,离这儿不远,两分钟就到了。晚玲和大凤看她穿着考究,笑得也很和善,可晚玲感觉,她虽然站在喊客人群的中间,却并没有,到好像一直在打量这些上上下下的人,直到把目光落到她俩的身上,才向着她两走来。她虽笑得和善,晚玲却没来由的感到害怕。

倒是大凤问她住宿一晚多少钱,她用好听的普通话说道,一晚三十,比别处都要便宜呢,还不收押金,大凤问了其他叫住的,都讲是50一晚,还要收20块押金。大凤悄悄对晚玲说,要不我们就和她去吧。晚玲说,我总感觉有点不放心,别家都这么收,为啥就她这便宜呢?大凤说没事,我们两个人,她就一个人,要是不合适,我们再看呗,大晚上了,先找个落脚地,其他的明早再作打算呗。晚玲想着也是,就同意了。大凤回头对那女的说道,那你领我们去吧。

走了大概3分钟还没到,晚玲问不是说两分钟就到了吗,怎么还没到。那女的回头说道,就在前面了,马上就到,望前面一转,是一条深黑的小巷。晚玲悄悄对大凤说,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要不我们悄悄回吧。大凤点了点头。可她俩一回头,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两个人,拿块布往她俩鼻子上一遮,她俩便晕了过去。晚玲最后听见那女的说,今晚赶紧送出去,老高那边要得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