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历史»

大明最凄惨的皇后,生前被囚冷宫,死后尸骨发臭才下葬

2016-12-02 15:06:28

0

左都御史

投诉/报错

在明朝的后宫之中,的确出了不少凄惨皇后,朱元璋的这些子孙当中出现了不少虐待狂,嘉靖、万历就是典型代表。万历皇帝的孝靖皇后王氏,明光宗之生母,她从一个宫女到皇后,可以说生前遭到百般摧残,在皇宫之中一天好...

在明朝的后宫之中,的确出了不少凄惨皇后,朱元璋的这些子孙当中出现了不少虐待狂,嘉靖、万历就是典型代表。

万历皇帝的孝靖皇后王氏,明光宗之生母,她从一个宫女到皇后,可以说生前遭到百般摧残,在皇宫之中一天好日子也没享受过,死后还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待遇。

大明最凄惨的皇后,生前被囚冷宫,死后尸骨发臭才下葬

王氏出身在一个低级军官的家庭,万历初年,朝廷为明神宗大婚,在民间大范围选美,13岁的王氏顺利通过前几关被选入宫中,但是没能进入前三名。按照明朝的制度,落选的女子一部分遣返回乡,一部分条件出色的则成为宫女。

王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于万历六年(1578年)被分配到了慈宁宫,侍奉神宗的生母李太后的。

三年后,16岁的王氏偶然被万历皇帝“临幸”,她因此怀了身孕,但不敢明言。后来身形被李太后看破。李太后召来神宗询问,神宗最初还想抵赖,拒绝承认,李太后拿来《起居注》,对照当时日期,神宗才勉强承认。

大明最凄惨的皇后,生前被囚冷宫,死后尸骨发臭才下葬

王氏也因此被晋封为恭妃,万历十年(1582年)八月,17岁的王恭妃生下了神宗的长子朱常洛,此后王氏又生下皇四女,因早夭被追封云梦公主。

王恭妃先后生下了一子一女,但一直不受宠。当时最受宠的是郑淑妃,万历十四年(1586年),郑氏生下了皇三子朱常洵,神宗进封郑氏为皇贵妃,就是我们熟知的郑贵妃。

朱常洵的诞生,给神宗在立太子的问题上引出了麻烦,按照祖制“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的原则,在皇后没有生育嫡子的情况下,应立庶出的长子做太子。王恭妃生的朱常洛是庶长子,自然也该立为皇太子。

大明最凄惨的皇后,生前被囚冷宫,死后尸骨发臭才下葬

群臣和李太后都支持朱常洛为太子,可是神宗不喜欢王氏母子,郑贵妃又想立自己儿子为太子。神宗也偏爱自己的小儿子,但面对祖制,又不敢公然违抗,这事就一直被拖了下来。

围绕这个问题,大臣们和皇帝争斗了15年,期间发生很多事情,大案迭起。在李太后的干预和朝臣的坚持之下,神宗极不情愿的将19岁的长子朱常洛立为了皇太子。

在这15年中,王恭妃母子受到了神宗的厌恶冷落,又被郑贵妃视为眼中钉,饱受屈辱,各方面的待遇极差。更为重要的是,王恭妃对儿子的安全极为担心,一直到朱常洛13岁的时候还是母子同卧。

所幸的是,朱常洛在皇祖母和王皇后的多方关照之下,终于得以平安长大。儿子当了太子,但是王恭妃依然盼不到出头之日。

大明最凄惨的皇后,生前被囚冷宫,死后尸骨发臭才下葬

王恭妃被幽禁在景阳宫,整整十年不能与儿子见面,晋封就更谈不上了。直到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十一月,太子朱常洛有了儿子,神宗有了孙子,而且朝臣们多年来力争的情况下,神宗才借着给生母上徽号的机会,顺便将王恭妃封为贵妃。

但封号对于王氏来说都是浮云,她凄惨的日子并没有任何改观,有名无实,始终受着迫害。在她身患重病的时候,神宗从未看望过她,也无任何表示。

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九月,王贵妃病危。朱常洛请旨见母亲一面,神宗同意了。但是当太子赶到母亲居所时,景阳宫依然深锁不开,太子无奈,只得找太监拿来钥匙,破锁而入。

王氏在临终之时,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可惜双目早已失明,她伸出双手抚摸儿子的衣服,百感交集,凄然泪下。母子俩抱头痛哭,太子悲痛欲绝,太子的侍从们也纷纷落泪。就在当日,万氏气绝而死,可伶这位太子生母在深宫中苦熬了近30年,还是没有盼到出头之日。

大明最凄惨的皇后,生前被囚冷宫,死后尸骨发臭才下葬

王氏死后,神宗对她的丧事也极为刻薄,依照他本意就是草草掩埋了事。但大臣们不服,首辅沈一贯,大学士叶向高数次上奏,说儿子是太子,葬礼应当按照皇贵妃的规格办理。

而神宗对此事表现出了一贯的风格,拖字诀。如此一拖再拖,最后棺椁停放了10个月,加上天气炎热,尸体早已腐烂不堪。

王氏葬在明十三陵陵区内东井左侧的平岗地,谥“温肃端靖纯懿皇贵妃”,神宗不派人守坟,也不拨给费用。直到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神宗才下旨礼部:“给皇太子母坟户三十名,园地二十五顷,以供香火。”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八月,神宗驾崩,太子朱常洛登基当了皇帝。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按照制度追封自己的母亲为皇后。不料朱常洛只做了一个月的皇帝就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大明最凄惨的皇后,生前被囚冷宫,死后尸骨发臭才下葬

因此,直到王氏的孙子明熹宗朱由校登基后,才正式追封自己的祖母为“孝靖皇太后”,将王氏葬入神宗的定陵地宫。

王氏的一生和明朝其他皇后不同,她的儿子是皇太子,却受到如此冷遇,在历史上并不多见。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