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历史»

“卖国误国”司马光

2017-01-04 04:49:30

6

青梅煮酒谈历史

投诉/报错

司马光,北宋名臣,历经仁宗、英宗、神宗和哲宗四朝,宋神宗赞其方正。咱们熟知的他两个事迹是司马光砸缸和编纂了《资治通鉴》。司马光在文学造诣、思想道德和个人修养上皆令人称赞,不过在政治上却不敢恭维。北宋到...

司马光,北宋名臣,历经仁宗、英宗、神宗和哲宗四朝,宋神宗赞其方正。咱们熟知的他两个事迹是司马光砸缸和编纂了《资治通鉴》。

司马光在文学造诣、思想道德和个人修养上皆令人称赞,不过在政治上却不敢恭维。

“卖国误国”司马光

北宋到了神宗一朝,积贫积弱的局面更加严峻,国内国库空虚,入不敷出,外有西夏的强势崛起,不断犯边,而宋朝接连战败。宋神宗是一位勤勉,想有所作为的帝王,继位后,向大臣询问富国强兵之策,可司马光这些人只会在皇上身边谈仁政爱民之说,对于神宗所关心的富国强兵却无计可施。当然要说司马光无计可施倒也是冤枉他,但他向皇上提出的生财之法是“节流”,说的直白点不就是勤俭节约嘛,这种寻常百姓都知道的方法,算不上什么大计策,起的作用有限,况且皇上也不想过苦日子啊。

王安石,一位神宗最好的 CP搭档,在神宗位继位时就对其非常感兴趣,一筹莫展之际对王安石委以重任,之后就是咱们熟知的“王安石变法”。上千年来对王安石变法的利弊争论不休,咱们在此不做过多阐述,但是“王安石变法”却在短期内解决了神宗最关心的两个问题:富国和强兵。通过变法,政府财政收入明显增多,可供北宋政府二十余年之花销,在强兵上强兵措施扭转了西北边防长期以来屡战屡败的被动局面。北宋熙宁六年(1073年),在王安石指挥下,王韶率军进攻吐蕃,收复河、洮、岷等五州,拓地两千余里,受抚羌族三十万帐。这是北宋军事上一次空前的大捷,也是两宋时期汉民族与周边少数民族政权作战时,北宋朝廷开疆拓土、大展神威而大获全胜的唯一战例。

对于王安石变法,司马光一直是坚定的反对者,神宗死后,在太皇太后的支持下对王安石变法全盘否定,史称“元祐更化”。王安石的变法虽有很多弊端,但全盘否定尚不至如此,王安石特意写信给司马光,说免役法是我与先帝反复斟酌过的,可以推行,但司马光不许。如果说王安石变法是把北宋王朝来了个大的右转弯,那司马光的“元祐更化”则是来了一个大的左拐弯,更重要的是这场政治变动,朝廷分成两派,新旧党人相互攻击,由改革意见之争变成权利之争,恶劣党争,政治斗争变得不择手段,这种斗争一直持续到北宋灭亡。

如果说废除新法是因为新法“舍是去非,兴害除利”搜刮民财,导致社会混乱,那还有情可原,但是司马光在对外政策上就让我唏嘘不已,依旧秉承熙宁以前的妥协政策,把神宗花了近60万人才收复的安疆、浮图、米脂等四寨重新割让给西夏,并主张遣其岁币,以安西夏之心。宋书上说,司马光这一政策实行之后,两国边境果然相安无事,可这怎么可能,西夏的小梁太后依旧还是三天一小扰,五天一大扰,根本不是省油的灯,两国边境的和平与否靠的不是妥协和割让土地,而是国家实力和军事实力,只有你与他国实力相当或强于他国,他国才不敢冒犯,司马光的这种靠割地送礼感化西夏的措施无疑是迂腐的。

南宋理学大家朱熹提起司马光也是赞不绝口,但也曾说过“元祐诸贤是关闭着门说道理底”、温公之说,前后自不相照应,被他一一捉住病痛,敲点出来“。司马光品德高尚,文学才气极佳,但依旧无法掩盖其政治上的短视,废除新法,但旧法依旧无法挽回北宋的颓势。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