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历史»

浅谈“对食”

2017-02-23 19:03:22

10

煮酒君谈史

投诉/报错

“对食”,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与他人搭桌共食,以现代人的观念看来,是极正常的,以其所述的含义,似乎并不能发展成为一个词语来日常运用。不过这个词倒是继承了中文素来的一词多义的传统,在笔者想来,这大概...

“对食”,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与他人搭桌共食,以现代人的观念看来,是极正常的,以其所述的含义,似乎并不能发展成为一个词语来日常运用。不过这个词倒是继承了中文素来的一词多义的传统,在笔者想来,这大概对这两字成做一词,是有着助力的。

“对食”一词,古代就已经产生了,不过那种“面对面吃饭”的含义,还是借助了网友之力——现代社会网络用语对中国传统文化、语言文学的不求甚解,“打造”出了一大片仅限于调侃、炫耀之用的“流行语”。

浅谈“对食”

对食,在古语中,意指宫女与宫女,或宫女与太监之间相爱。

“对食”一词,最早出现在汉朝,据《汉书》中的记述,“官婢曹晓、道房、张弃,故赵昭仪御者于客子、王偏、臧兼等,皆曰宫(曹宫)即晓子女,前属中宫,为学事史,通《诗》,授皇后。房(道房)与宫(曹宫)对食”,“宫人自相与为夫妇名对食,甚相妒忌也”。由这段记述,我们可以看出,“对食”一词在出现时,是用来指代宫廷中宫女之间的女同性恋关系(这种关系也被称作“磨镜”)。在野史中也有汉武帝皇后陈氏类似对食的记述,“巫著男子衣冠帻带,素与皇后寝居,相爱若夫妇”,“事发,楚服伏辜,皇后废处长门宫”,我们在此仅做“对食”之词的讨论,对此事的真实性不做评断。

明朝沈德符《野获编内监对食》中也有相关记述,“今中贵授室者甚众,亦有与娼妇交好,因而娶妇者。至于配耦宫人,则无人不然。凡宫人市一菜蔬,博一线帛,无不藉手,而费亦不资。然皆宫掖之中,怨旷无聊,解馋止渴,出此下策耳……按宫女配合,起于汉之对食,犹之今菜户也”,“贵珰近侍者俱有直房,然密迩、乾清等各宫不敢设庖畗,仅于外室移飧入内,用木炭再温,以供饔飧。唯宫婢各有爨室自炊,旋调旋供。贵珰辈反甘之,托为中馈,此结好中之吃紧事也。”

上述只是讲了“磨镜”,却没有讲到这里跟太监有什么关系,不过这是不难理解的。笔者所熟知的太监,除了赵高、魏忠贤外,搜遍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也就一个东方不败还算是能抬头挺胸——虽是玩笑话,但在中国古代,太监的地位实在难堪直视。历史上手段狠辣令人侧目的阉人,其实也不少见,不过却很难再被人看得起,这其实就像瘦高个儿看不上矮子一样。汉语中还有着“当着矮子不说短话”的规矩,但对于太监,人们对其生理上的残缺不会有半点宽容,“三条腿”对两条腿的歧视直接被“印刷”在脸上。如秦朝时的李由,虽然在朝堂的势力对决上决非赵高的对手,却仍把“我就算干不过你,可你还是太监”这种极为鲜明的轻蔑、鄙视表现得淋漓尽致。

赵高这样的人历史上也有几个,但真正有这个实力和运气的人,其实也像东方不败一样,如鸡窝里冒出个鸭蛋一样的鹤立鸡群,相信大部分的“公公”都是心中刻毒,表面本分的。这里扯得有些远了,我们不回正题,再来看看在世人眼中妖娆的宫女的处境。如太监一般,宫女身份其实也非常低下,整个就是旧社会的长工,工蚁一样在皇宫中不停的打工,还多是没有工资的那种(这个在各朝有些出入)——虽然比起夏衍先生所描写的包身工的生活处境要好些,却更是身处险境,动辄得咎,一个不小心丧命也是极有可能的。

大家都算是给皇朝这个“公司”打工,宫女和太监处境都是悲惨,在某种意义上确是同病相怜;加之没有特别的机会,太监、宫女均不被允许出宫,坐困愁城之下,也是惺惺相惜。这里宫女还好一些,毕竟就算到了一定的年纪,出宫时还可能凭着多年在宫中的修养有个巧手,加之此时也算是年轻貌美,或可找个人家嫁了。

浅谈“对食”

宫女是否可以出宫,在各朝也无定论,但有相当一部分的宫女是要老死在皇宫里的——无亲无故,又无望得到皇帝的宠幸,只能算是孤苦伶仃。不得帝王宠爱的她们,或者与同性之间产生爱恋,或者与太监产生恋情,结成徒挂着名分的夫妻,便自搭伙共食,称之为“对食”。在禁宫长期“幽禁”生活之下,这种因怨旷无聊而产生的畸形的婚姻现象,在史料中便称为“对食”,而非网民不求甚解的面对面吃饭。

宫人“对食”之举,实属无奈,毕竟宫女、太监之流,在皇宫之中,是真正意义上的孑然一身,“宫掖之中,怨旷无聊,解馋止渴,出此下策耳”,他们在生理上或许难以得到真正的慰藉,但追求一点在精神上的安慰,是可以理解的,就像隋唐时期《宫词》,“莫怪宫人夸对食,尚衣多半状元郎”,就对这种现象表现出了同情和理解的态度,而徐鼐在其所作《小腆纪传》中便更为坦然的面对这一现象:常中郭氏名良璞,故阉夏国祥之对食也。

此后,这“对食”之风愈刮愈烈,明代时,宫女与宦官结成秦晋之好的“对子”可谓数不胜数,并对这个现象,人们衍生出了新称谓,即“菜户”,意为弃物。这表明 人们虽然包容了这个现象,但对其态度仍是轻蔑,这里面还是包含着嘲笑的意味,健全之人的优越感在这里尽皆显现。

还是那句话,出现了市场这个“大饼”,自然就会有吃饼的人出现,这种宫女与太监的“下策”要实现也并非容易之事。一些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便钻营进来,担当起为宫女和太监做媒的任务,当然,这是要给好处的。这媒婆一般人也做不得,自然代价极高,跟现在小伙子取新娘也差不多,只是太监们的“彩礼”并不是给岳丈,而是被中间人吸了血去。

有包容者,自然也有厌憎者,明朝朱元璋便是其中之一。朱元璋论及厌憎“对食”的程度,或许不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但他对待这种可怜人的手段却是最极端的,他甚至为制止菜户将太监剥皮。不过刻薄之人毕竟算是少数,至明朝中叶,“菜户”现象几乎“攻陷”了整个皇宫,嫔妃之下,没有子嗣的人,这“搭配”面积之广,为各朝之最,皇帝对这种事情也已宽容到了许可,只要不惹到他头上,屁都不放一个。

浅谈“对食”

我们依据史料来看,发现史上的“对食”与“菜户”之间是有着差别的——菜户是对对食的补充和发展,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对食所包含的“面积”似乎更广阔一些。如前文所言,对食发生在宦官、宫女之间,又或者发生在同性之间,这同性包括宦官与宦官,宫女与宫女,即男男同性、女女同性,口味之重,也算是难得一见。而在这种关系延续的时间跨度上,似乎是极短的,极具临时性。

“菜户”则区别于此,几乎算是一男一女的“标配”,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时间跨度相当大,且大多菜户人士保持着对其“配偶”的忠贞。从其维持的时间上来看,对食之风,近于现代的一夜情,菜户之流,则除了没有实质意义之上的夫妻性生活外,已等同于夫妻生活——甚至菜户要更纯洁、坚贞一些。

我们知道,太监其实也算是一种病体,更似当代的残疾人,二者区别只是残缺的部位对生活某个方面的影响程度不同罢了。古代的宦官虽然没有行走、活动之上的困扰,但受限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礼教思想,视之为男人尊严的性器被毁,对心理上是有着极大影响的。在我们的生活中,有非常之多的残疾人士仍然奔跑在拼搏的路上,如残奥会上身残志坚的运动健儿,再如为病痛折磨的大作家史铁生先生,这些人虽然为病痛所困,但实在是精神上的巨人,硬抗着困痛搏出精彩人生,他们应得到所有人的崇敬。

笔者虽然没有伤残之困,但以我料想,若我某一日“荣获”重大疾病,我必为之击垮,残缺所带来的精神折磨常人实在难以想象。宦官所受的折磨更是普通人无法理解,心理逐渐被扭曲几成必然。宦官是没有性生活能力的,所行性爱方式,唯爱抚、假阳具及口交之流,难以使对食双方得到性满足(尤其是男方)。

由此引发的悲剧上的悲剧也不少,如《万历野获编》中记载的,“近日都下有一阉竖比顽,以假阳具入小唱谷道不能出,遂胀死。法官坐以抵偿”。正因如此,有些太监在其达到一定的高度,手上掌握一些权力,或是拥有了一定的财力之时,就会为了恢复其性能力而大费周章,或者大吃补药,各种偏方不自断绝,甚至于杀人、取幼儿脑以食,在《万历野获编》中即有此记载,“近日福建税当高策,妄谋阳具再生,为术士所惑,窃买童男脑啖之,所杀稚儿无算,则又狠而愚矣!”

中国古代史 明朝 中国历史 沈德符 浅谈“对食” 煮酒君谈史

历史作家、历史研究者,著有《唐朝女人折腾史》

为什么说“娶妻当得阴丽华” 浅谈“对食” 朱棣生母之谜 面食——从山西面食讲历史故事 相关头条号 浅谈“对食” 洛浦读史 西安事变突发,蒋介石生死难料,三封遗书透露其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惨遭灭门街头要饭,装疯卖傻躲过杀身之祸,二十岁乞丐转身成皇帝 浅谈“对食” 我们爱历史 奇葩太后:儿子登基为帝,她却坚拒儿子所上尊号,并以死相抗 身为女人的慈禧太后,为何要光绪帝称自己为“亲爸爸”? 浅谈“对食” 坑爹史册 清末五大臣出洋考察后,提议以内阁代替军机处,其中玄机何在? 明明是田文镜向雍正请安,雍正却批答说:朕安好,邬先生可好啊? © 2017 今日头条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ICP备12025439号-3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202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8341833 公司名称: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