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社会»

全面二孩一年间:不愿生不敢生的真正原因

2016-12-02 16:16:10

0

党派e家

投诉/报错

在前面的专题中,我们已经介绍了“全面二孩”时代的挑战,包括医疗、教育等方面的刚性需求。(全面二孩一年间:谁来补齐教育短板;全面二孩一年间:你蠢蠢欲动了吗)但除此之外,如何完善社会环境,保障女性在二孩生...

在前面的专题中,我们已经介绍了“全面二孩”时代的挑战,包括医疗、教育等方面的刚性需求。(全面二孩一年间:谁来补齐教育短板;全面二孩一年间:你蠢蠢欲动了吗)但除此之外,如何完善社会环境,保障女性在二孩生育过程中的权益,从根本上解决“不愿生”“不敢生”的心理顾虑,同样是保障我国顺利达成全面二孩政策预期不可或缺的一环。

刚性需求可以通过加大资金和人力的投入来逐步解决,而且在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下,供给侧能够较快予以补充。相比之下,软性的社会环境既包括法律法规和社会制度的完善,也包括社会文化对于女权保护的进一步认可,需要一个较长的优化过程,任务也更加艰巨。

——编者语

怀

生育二孩过程中,女性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生育决定权的问题——自己是否能够掌握生不生,什么时候生等问题的主动权。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后,出现了不少女性被“逼生”的案例。一些家庭受“多子多福”的观念影响,会逼迫女子生育二胎;还有一些家庭,由于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在第一胎是女儿的情况下,寄希望于二胎政策得到一个男孩。但现实情况往往是不少女性在政策开放后已经错过了较好的生育年龄,属于高龄产妇,早产、自然流产的概率增大,乳腺癌和妊娠期间疾病的风险也会增大。但是在家庭的压力下,不少女性只能在不情愿的情况下怀孕,但由于心理和生理状况不佳,很难保证生育质量。

全面二孩一年间:不愿生不敢生的真正原因

除了家庭以外,对生育决定的影响还来自于工作单位。温温是来自广东深圳的一位民营企业员工,当单位得知她有生育意愿后,便催促她赶快生育,然后赶快投入工作。与温温遭遇的“催生”不同,一些单位则限制起了女性职工的生育。去年7月,河南焦作某单位给女职工下发通知,要求必须“按计划怀孕”,否则将采取惩罚措施。

“催生”和“禁生”,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无疑侵犯了女性的生育权,所以实际上没有硬性的约束力。所以大多数企业选择在招聘时,多多少少会对女性有所歧视。温温说:“我在做招聘工作的时候,作为一个女性也非常矛盾,一方面要保障女性的权益,但多多少少会有工作上的顾虑。”

造成就业歧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女性因怀孕和休产假而带来的长期岗位空缺。温温说,自己的部门有四个人,一旦有人怀孕或者生育,其他三个同事只能增加工作量,过度的加班也会侵犯其他员工的劳动权益。

在女性较多的媒体、教育、财会领域,用人单位在这方面的顾虑会更多。一方面,涉及企业用工成本的问题。一些企业能够招聘机动人员来填补生育女性的岗位空缺,但是小企业却难以承受这样的代价。

全面二孩一年间:不愿生不敢生的真正原因

生育保险是一种降低企业用人成本、保护女性权益的方法,但在我国参加生育保险的人数为五项社会保险中最少的一项,在2014年仅有1.7亿人参加生育保险,不足参加城镇基本医疗保险的三分之一。而非正规就业的人群,比如2.6亿农民工群体,则完全不能享受生育保险。

即使在缴纳生育保险的单位,也存在受益和投入不均的情况。据统计2014年,我国生育保险受益面仅有3.6%,效果非常不明显。温温表示,按照深圳的规定,生育津贴需要企业报销,所以一般由企业先行垫付。但是按照现行规定,津贴发放标准是上年度平均工资,往往会比企业垫付的额度低不少。对企业来说,只能分摊一部分风险。

另一方面,即便解决了用人成本的问题,临时机动人员填补老员工岗位,也存在着现实的困难。以中小学教师为例,代课老师在编制和经验上都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只能依靠原有的教师互相顶替。而在一些高技术岗位或领导岗位,长期的缺席更是单位难以承受的。

因此,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灵活延长产假的规定,也就形同虚设了。曹方是北京一家事业单位的职工,按照北京规定,全面二孩政策启动后产假延长至98天到7个月不等,即使是对国家各项休假政策落实较好的事业单位,曹方的单位在制定二孩产假的配套规章时也有很多顾虑,希望女性员工能够尽快返回工作岗位。

由于单位想要规避长期缺席的风险,女性的职业发展也会受到限制。刘婧是厦门一家外企的培训师,怀孕之前,她刚好拥有了升职和加薪的机会,即使自己怀孕后依然努力工作,但在她产假期间,升职的机会就优先给到了其他同事手上。在她的公司,产假刚回归的员工不得加薪,成为了长期奉行的潜规则。

同样,对女性的职业歧视,也源于一种刻板印象,即女性会更多照顾家庭事务,难以全情投入到工作之中,尤其是在孩子年幼时。北京一家国企工作的席女士向记者表示,在公司里,事业发展较为顺利的女性,一般都要依托较好的家庭经济情况,分担自己养育孩子的压力,其他女性很容易被家庭劳动干扰。

爱玉是福州一家私营企业的事业部经理,她在政策开放后希望生育二孩,但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她说自己最担心的问题,是生育之后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照顾孩子,兼顾不了自己的事业发展,同时也害怕身体受到影响。对于身心承受能力的顾虑,基本是所有被采访的二孩妈妈共同担心的问题。

全面二孩一年间:不愿生不敢生的真正原因

曹方说:“过去的社会是男主外女主内,而当代的中国社会,女性要更多地参与社会工作,但同时家庭工作也没有减轻,女性的负担很大。”根据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在2010年发布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女性在家庭中承担大部分或全部家务的占七成左右。

温温说:“最关键的一点是,女性承担了家庭和社会的双重劳动,但社会的反馈却是不公平的。社会往往不会肯定女性在生育和家庭劳动中的付出,而是视为理所应当。”北京一家科研机构的二孩妈妈兔子也说:“生育孩子之后,担子都落到了一个人身上,几乎全部由自己买单。”

既然不得不在家庭中承担更多劳动,一些女性选择放弃职业,在家成为全职妈妈。但社会同样对这个群体存在偏见。爱玉的丈夫曾经考虑让她成为全职妈妈,但她拒绝了,她说:“全职妈妈很多都有被社会抛弃的焦虑,非常没有安全感。”其实,这种不安全感还是来自于社会对家庭劳动的否认,有一些人认为全职妈妈单纯是“被人养着”,而没有付出。刘婧说:“最可怕的是,很多时候自己的丈夫也认为是他养着妻子。”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法官高小岩曾经表示:“2000年通过的新婚姻法第一次规定了家务劳动补偿制度,目的是要让我国的婚姻法律制度与国际接轨。其初衷很好,但有些超前。毕竟,就我国现实情况而言,夫妻双方实行分别财产制的情况很少。近几年,我们法院受理的案件中此类情形就十分少见。”

编辑 _ 翟明浩

扫描二维码安装“团结e家”新闻客户端↓↓↓

你可以试试长按下面这张图片↓↓↓

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团结报团结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