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资讯网»育儿»

娃爹说,我要离家一年

2016-12-02 17:05:43

0

娘娘说

投诉/报错

欢迎来到娘娘说,说养娃的科学和哲学娃爸田太医:协和医学院医学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三甲医院儿童神外主任医师娃妈周娘娘:清华妈妈,前新华社记者,女性创业者文/周娘娘某天深夜,正要洗澡。娃爹忽然神秘...

欢迎来到娘娘说,说养娃的科学和哲学

娃爸田太医:协和医学院医学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三甲医院儿童神外主任医师

娃妈周娘娘:清华妈妈,前新华社记者,女性创业者

文/周娘娘

某天深夜,正要洗澡。娃爹忽然神秘兮兮地跑到我跟前。

“亲爱的,刚刚得知,单位希望我能去地方上挂职一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迟疑了两秒钟,脑海中出现了七个字——这一天终于来了。

(一)

作为现代都市有娃的经产女性,作为一个老公在事业上有所追求的女性,作为一个随时有可能被派到各地支援的三甲医院大夫的家属,我就知道,迟早有一天,我家先生会要离家几个月到几年,去为他的职业积攒“地方经历”。

只是,这一天来得有点早,而且有点巧。

早到孩子还只有一岁,正是会跑会跳一刻不能离人的时候;早到我刚刚离职加入创业团队不到一年,正是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巧到家里正装修房子,看图买东西定方案盯进度搬家……什么都需要人的时候;巧到家里老人身体不好,又找不到其他人来替的时候。

“我知道,家里……哎,可是……哎。”娃爹有点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打住打住,我说,此处可以省略一万字。你去地方挂职的各种理由,我觉得我能说得比你清楚明白深刻;而你对于事业和家庭两难的抉择,我也比你体会得更清楚明白深刻。

嗯嗯。他拼命点头,生怕点晚了,经产妇不稳定的激素就随时会爆发,“所以,你的意见是……”

“我的意思是——你自己定!”

老公有点不知所措了:我自己定?

“嗯,是的。”我说。

看到这里,相信瓜众和我老公一样,一定以为我是甩下一句气话。一方面是要看他自己的觉悟,好让他最终怕放不下家里的事情,怕受不了舆论的谴责,而不去了;另一方面呢,又因为是他自己的决定,所以我不用承担阻止他去所带来的不良后果。

甚至连我的一位闺蜜姐姐,在事后听到这一段事后,都直夸我“真高”!

然而我当时就跟我老公说过:真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

那我真实的意思是什么呢?

娃爹说,我要离家一年

(二)

先来说说这事最终的结果吧。

我老公最终决定要去地方挂职,我也表示支持他做出的这个决定。接着我们一起对他不在家期间的各种问题,进行了逐一梳理和安排,希望能把父母双方一方长期不在家这种情况,对孩子的影响减到最小。

“这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对闺蜜说,“感性上,没有任何一个妻子会希望丈夫长期不在家,更何况是娃还小的时候;可理性上我又非常明确,这次挂职对他的事业发展肯定是有利的。”

那我们是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呢?

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坚持了一个共识,三条原则。

(三)

作为一个本身对事业有追求的职场妈妈,我和孩子爸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家庭事业两个都要。

很多人会说我们贪心,会“恐吓”我们到头来两头落不到好。

不可否认,我们就是希望鱼和熊掌兼得,就是家庭事业都要兼顾。在我们夫妻的共同认识里,就没有“为哪个放弃哪个”这么一说。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就做不到呢?还没努力过,就谈要放弃哪一个,这也太看不起自己了吧。

从这点出发,我就认为,只要他自己最终决定要去挂职、要对事业有所追求,我就应该支持。

有人问,难道就没有想过一个人带娃会遇到很多难处吗?就不怕自己会精力有限顾不过来吗?

我承认,我想过;而且我只要一开始想,我就甚至不太敢去想。

但我同时也确信,人是习惯能力很强的动物,问题出现了就解决问题,情况变化了就适应变化,这是可以做到的;但不要做无谓地担忧,不要为还没有出现的危机做过多的忧虑。

在很多生活的具体问题上,是“人一远虑,就有近忧”,天塌下来大家都得死,你一个人操什么心呢!

所以我想,一年,长就是366天,短就是365天,天下也不止我一个人的老公要在娃一岁时去外地,试试呗!

后来我跟我老公一交流,当初我刚生下娃就决定辞职加入创业团队,他也有过这样的担忧,他最终也是这样说服了自己。

看,这就是夫妻!

两个人都确定这样的信念,已经做了的决定不去后悔和互相指责,一起度过去,就好了。

和一辈子相比,无论去外地多久,都是短的。

娃爹说,我要离家一年

(四)

在这条共识的基础上,我们却依然要面对很多具体问题。

讨论具体问题时,彼此坚持两条原则——帽子原则;情绪原则。

先来说说“帽子原则”。

每个人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夫妻、子女、父母、朋友、同事……每一段关系就是一种角色的互动;但同时,在同一段关系中,我们也要学会扮演不同的角色——就仿佛在不同的场景中,按照场合要求不同,佩戴不同的帽子一般。

夫妻关系中,有的时候是需要各自戴好丈夫、妻子的帽子讨论问题的;有时又要带着父母的帽子来共同处理育儿中的问题;还有时需要以合作伙伴的帽子来商量问题。不同的问题、问题的不同部分,戴不同的帽子。这样心态就会很正确,而且问题切分得很好。

在这次的离家事件中,作为妻子和孩子妈,我肯定是感性大于理性,不愿意让他离家的。但作为能够理解他的女性伙伴,特别是一直支持他在事业上追求进步的同辈知己,我是百分之一百赞成他去的。甚至,我会帮他一起分析情势,一起商量某些任务如何完成,并用自己所有的资源去支持他打拼事业。不为别的,只因为我们彼此了解、彼此欣赏,希望彼此都有最好的价值实现而已。

而我在短暂的一年内,为家庭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来填补他的空白,也是我“把自己作为资源”来支持他的一个选择。因为资源无非分为财力物力人力嘛,此时的我,就是这个“人力”的最佳选择呀。

那么感性的部分如何处理呢?这就是情绪原则工作的地方。

很多太太面临这种选择,心中的不爽不言而喻。于是就会变成“阻拦”“拒绝”,会直接干预对方的行为。这种干预,很容易激起对方更大的情绪。于是如此往复,情绪激发情绪,事情却未解决,两败俱伤,一无所得。

情绪的背后都是问题,但情绪很容易掩盖问题。

因此我坚持,情绪归情绪,问题归问题。

我的不爽,一定要表达。我会告诉他,我很担心,我很焦虑,我很无助,我很害怕。那么,是什么引起了这些情绪呢?我们就会一起去找背后真正的问题所在。

我们会发现,问题在于,家里少了一个带娃的人力;娃少了来自父亲的互动和教养;各种家庭事务只能我一个人来处理;我工作之外的时间精力恐怕无法应付……等等。

实在找不到“替补”方案了,最终还有一个——老婆你扛一扛,坚持一年,回来后,加倍弥补。

于是,又回到了最初最重要的那个原则——家庭事业我们都要,神一样的队友关键时刻要互相补台。

但切忌,别上来问题还没说呢,就开始埋怨:你怎么不管家里啊?你怎么不顾我死活啊?你这个没良心的啊……这些话语,除了发泄你波动的激素,真没什么用处。

娃爹说,我要离家一年

(五)

以上这一切落实到行动中时,有一个行动准则——决定权的正确归属。

也就是开头我说的:你自己定。

它的真正意思是,决定不是只意味着决定,决定还意味着它带来的相关所有后果、所有引出的问题,你都必须负责到底,你都是第一责任人。

所以,他真的不是“拍拍屁股走人”,而是要在我之前,把问题想到,把答案想好,还要准备随时解决突发状况。

于是,他把家里所有的电费、燃气费、车位费、物业费、暖气费都提前交好、充满;拜托了自己的朋友,在预定搬家的日子来家里帮忙;要走了各种装修订单的送货电话和安装电话,以便远程遥控确定日程、对接施工队接货安装;记录下疫苗本上的日程,提前几天提醒我要给娃打疫苗,至少可以免掉我记挂着这事的“大脑内存”……心里有事,就能做好事。

(六)

以上这四条,其实是组合拳。

对于家庭事业的共同信念,是我们处理一切问题的基础,价值观的统一,为此后冲突的解决确立了底线。

决定权的正确归属,让责任通过做决策的过程,从抽象变为具体。

而情绪原则、帽子原则,则可以让问题的部分暴露出来,还尽量心平气和地得到解决。

最后,这种事情里一定会有的情绪,就会被只当做“情绪”来处理。该发泄发泄,该哄哄就哄哄。即便一方口不择言地把问题上升到了道德层面、爱不爱我的层面、要不要这个家的层面,另一方也能比较容易地当成纯情绪的发泄来接纳、来化解了。

只要夫妻是相爱的,那么和一辈子相比,无论去外地多久,都是短的。

欢迎来到娘娘说,说养娃的科学和哲学

娃爸田太医:协和医学院医学博士,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三甲医院儿童神外主任医师

娃妈周娘娘:清华妈妈,前新华社记者,女性创业者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